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2,鼎建州治碑记(黄士俊)

  我在《连平州志》里随便摘抄一句话,放到百度往往搜不到相同的文章,说明网上没有前人发布州志原文。用现有的OCR识别软件来识别竖列的古文,就算不是乱码,打乱的文字也要重新组织。所以,在照牛排考古整理发布州志原文之前,没有Copy的捷径,只能用最笨的方法——在手机上对照州志逐字逐句地输入,然后借助搜索引擎和字典在电脑上断句、注释、配图。在多个平台连载一年了,读者不多,评论寥寥,有时也会自问继续下去的必要性。相信和装系统、推P卡一样,成功之前,都要经历一段无人问津的日子。扛过2019年的水灾和2020年的疫情,身在异乡,用那句耳熟能详的口号来打点鸡血: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。

  《连平州志》第九卷艺文,《鼎建州治碑记》(作者:黄士俊)

  崇正六年(1633年)癸酉,九连山寇悉就荡平。按宪钱公时按部潮、惠,毅然躬探贼穴,熟察诸险地,得所为四往咽喉,谓宜创州治统东南两邑,居中而控制之。商之督府熊公,合疏以连平建治,请上报可落成。岭西巡道左方伯王公与余同籍起家,征言为记。

  吾粤临海,负山粤地之苦寇。山与海埒,山则九连,高造层霄,广环四省,叢箐複嶂,万壑千蹊,奸宄逋逃倚为窟穴中。一二桀黠役知驵,使诸不逞动,至千万人蚁聚蜂屯,出剽乡落,恣所虔刘蹂躏,急则兽窜鸟飞。凭恃阻深,妄谓莫我谁何,甚则夜郎王自大也。

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2,鼎建州治碑记

  广、南、韶诸郡并受剥膚,在惠、潮尤不堪其毒。稽诸往牒,时生发时芟刈,而旋芟刈亦旋生发,迄未有数十年不一。陈师大剿者,盖地远则法逾疎,纵鞭长而腹不及,所从来矣。往增从之役,连寇发难于鬰峝、板天蓝、氛栏禾等寨,岭西巡道王公实督,陈参戎相讨平之。越崇正四年(1631年)辛未,九连山大贼渠陈万雄据七巢,所聚奸徒分统于贼总若而人,势张甚。又有大贼钟凌秀踞铜鼓嶂,出没石窟间。诸贼总号红、黑、白、九良星各领其众,二渠耽耽虎视虐熖熏天,始兴、永安警报叠至,重以乌岑、南岭贼首曾阎罗等相与响应陈、钟。而惠潮土寇若刘粗鳞、叶襖㜑、张文斌、邹崖鼻结巢鸠党,乘间横决两郡,诸邑所在洶洶。

  前任督府王公奏奉三省会剿之旨,粤年来兵单饷匮,王公结据擘画心力靡遗,廼移镇惠命,今岭东道廉宪洪公,前以分守岭南兼摄惠潮两道。往监军士洪公,念贼实繁滋,我兵寡数不敌,惟阳以抚携贼党,阴以剿一士心。诸宥协歼渠,精简密谋,正探悉与总戎邓君懋官定计,于早则以惠州司李程君铎入谕二渠,而急督王鼎徐之龙诸将间道克阎罗等寨,俘斩千数百。照牛排考古 www.ZhaoNiuPai.com/KaoGu

  维时督府熊公方抚闽,遣将郑芝龙率兵抵三河,战辄捷。岭西巡道王公复捐赀缮铳器以裕军需,凌秀度不能支,因跳九连与万合,若曰:“深峝层峦迂廻陡削,非从天下,谁则能攻?”而我兵业偏堵诸贼,为坐困计矣。无何巢中食且尽,突围出斩级凡五百。贼望虔楚而趋,惟是在楚楚御,在虔虔御,不得不从南安还粤。洪公驰至雄,同邓总戎暨南雄司理王君方,督诸将张一杰、周一阳等设奇夹击,杀贼枭雄百余,陈、钟二渠始大恐。

  洪公曰:“是可计取耳”,遣数辩士诱还旧巢,则先发梁参戎东旭领兵,一扼九连山归路,一扼铜鼓嶂要冲,陈万还仅得抵獐坑,凌秀亦仅抵石窟。二渠知中我计,进退无复之,于是遣典史费映奎诱陈万出,缚解正法。并令李相、蔡时春等同南赣抚台陆公所遣虔将金文光入捣七巢,馘斩殆尽。凌秀势孤,胆落自缚,诣闽将郑芝龙寻解正法。独凌秀余孽逸武平,土贼附焉,仍披猖于泰和、兴国诸境,江省为震,会三省官兵躡踨追剿,大捷屡闻。凡凌秀存日号红、黑、白、九良星,诸贼总俱膏斧锧,至肋从则后先解散无虑万千。

《中国历史地图集·清时期》里的连平州,和平县(1518年置)、长宁县、永安县(皆1569年置)

  岭东巡道宪副周公复策曰:“流寇虽灭,土贼尚存,伏莾保无生心乎?”我师秉胜转攻,则海阳令江君愈敏,揭阳令陈君鼎新,夏参戎之术,朱遊击之印,各率兵为犄角,或绝汲道,或断归途,或间之使反攻,或谕之使自献。向所称刘粗鳞、叶袄婆、张文斌、邹崖鼻,与逸出之钟复秀、汤豹虎、张五子,以次授首,其一二走罗定,岭西巡道王公发兵尽擒之,远近欢声雷动,宁为师武臣力,督府熊公实克壮猷。

  万山中一片土,昔苦为啸聚之场,今而后睹籹宁光景矣。先是南赣抚台陆公暨前任按台梁公运筹制胜之余,鳃鳃善后,石窟建县、九连建县,二议业具疏闻,督府熊公曩在闽亦已熟计,而犹俟寇氛之扫净也。按台钱公甫下车肃法除残,面授行间方略,遂与督府熊公戡定廓清,收三省会剿之全功以报明,命既属岭东守巡清贼田、卜县址,比按惠潮再四谘诹,亟曰:“百闻不若一见,奈何以冲岚宿雾辞。”爰偕守道洪公、巡道周公自程乡单骑遄行抵平远之石窟,谛观前议迁县处,已驰惠境直入九连鸟道虎嵎,足迹靡所不偏,揆险易相阴阳。

  无若惠化图之周陂,山环水合,一望平田宽衍。凡若而里,北则虔之龙南、信丰,东则惠之和平、龙川,西则南韶之翁源、始兴,南则惠之河源、长宁,势若率然,而九连山诸贼巢胥于此扼要焉。廼更熟筹曰:“连平建县即和平、河源等县耳,画疆而守,痛痒既非同体,应援终是隔藩。连平为州而以和、河两县为属,庶统辖专而事权合,卒有缓急,臂指可使,呼吸可通,如一身头目手足之相须,圣朝所以绥奠遐陬,计无便此。”

  惟时择才授事,长宁(新丰县)令陈公国正司工筑,永安(紫金县)令牟君应受均田赋,而守道洪公、惠州司理吴公希哲则始终董厥成州。编户若干,里析和平之惠化图,翁源之梅桃二铺、若大隆都,长宁之长吉二都,河源之忠信一图,共粮二千五百七十余石,所折各邑复为裒益适均。

  官照裁减,知州一员,吏目一员,儒学正、训导各一员,而训导即裁和平县训导以充之。兵防则守城一百二十名,内管设营一,兵八十名。东于野鸭潭设营一,西于獐坑磜头设营一,兵各四十名。合之岑岡营原额兵二百。刁斗递闻,干掫环卫,月饷自额给,而外其余赡以所清贼产足果其腹,无烦更设云。是皆钱公心图手画、身历口询,酌于督台参之,藩臬诸大夫俯及,郡邑父老庶士舆情佥协绸缪,先事罔有弗周,以贻吾粤长治久安而仰副圣明嘉惠东人之意。

  城广六百三十五丈,高二丈一尺,厚一丈六尺。门四,南“玉骢”,北“起凤”,东“镇连”,西“望英”。中为州正堂,左捕衙,右库仓,东为文庙学宫,公署稍前。东南为分司,西北为祝圣殿,西南为城隍庙,城外东南为演武场。

连平州城全图

连平州城全图,清雍正八年(1730年)

  经始于崇正癸酉八月初三日,明年甲戌(1634年)某月某日告成。砖灰木石取自近山,事半而功。倍计费二万余千余百有奇,悉熊、钱二公所措处,不靡公帑一铢,亦不扰民间一粟。熊公捐俸赎金二千两,陆公捐俸赎金五百两,钱公捐俸赎金一千两,并藩臬司道府县暨总戎参遊而下,共捐助一万四千二百七十两,又设法摉助八千八百七十余两,详于别碑,尝咏诗。

  南仲召穆城朔营南匡,辅成周之业烂焉。王文成剿定浰头,请置和平县,迄今咸赖安堵。廼九连山寇,则文成平浰头时所未及平者也。熊、钱二公纬武经文,用能荡平岭峤,创建州治永销乱萌,从此荆棘化为桑麻,草昧开以文物,克襄圣天子顺治威严之盛,南召动猷觇一斑矣。

  若夫州当新造,俗犷民稀,鸿雁甫还,疮痍未起,后之蒞兹土也。母亦仁爱以拊之,廉明以威之,礼乐以驯之,法纪以驭之,使风俗人心乐为良而耻为盗。万山中一片土,庶其长有宁宇,而州治克称岭表金汤矣乎。其平远之石窟都,同时创邑曰“镇平”,别有记。

  督府右司马兼佥都御史加二品服俸熊公,名文灿(熊文灿,1575-1640年),号心开,贵州永宁卫籍,四川泸人,万历丁未(1607年)进士。按台钱公,名守廉(钱守廉),号雪澜,河南信阳人,天启乙丑(1625年)进士。南赣抚台右副都御史潘公,名曾浤(潘曾浤),号昭度,浙江乌程人,万历丙辰(1616年)进士。前督府右司马兼佥都御史王公,名业浩(王业浩),号峩云,浙江山阴籍余姚人,万历癸丑(1613年)进士。前南赣抚台右副都御史陆公,名问礼(陆问礼),号衷虚,南直隶常熟人,万历甲辰(1604年)进士。前按台梁公,名天奇(梁天奇,1572-1636年),号震寰,北直隶南乐人,万历己未(1619年)进士。左方伯王公,名世德(王世德),号回溪,浙江永康人,万历辛丑(1601年)进士。岭西道左方伯王公,名道元(王道元),号洪厓,浙江乌程人,万历丁未(1607年)进士。岭东分守道廉宪洪公,名云蒸(洪云蒸,1583-1636年),号紫云,湖广攸县人,万历庚戌(1610年)进士。岭东巡道宪副周公,名梦尹(周梦尹),号奠维,浙江上虞人,万历癸丑(1613年)进士。

中国影像方志·广东连平篇》第255集

  照牛排考古注:明清之际的粤北山区,山高皇帝远,土匪猖獗,当朝廷平定匪患后,设置州县以便管理和教化。我们从和平、长宁、永安、连平这几个地名就能看出为政者的愿望——明正德十三年(1518年),御史、南赣巡抚王守仁(王阳明)率师平定浰头(今浰源)、上陵等处农民起义(史称浰头起义)后,上奏朝廷设置县治,并沿用原龙川县和平图的和平峒之“和平”两字为县名,始定为和平县,意思明显是“没有战争”。

  南齐武帝永明元年(483)开始设置为新丰县,取义“物产丰富”。之后在明隆庆三年(1569)更名为长宁县,取“长久安宁”之意。直到民国三年(1914)为避江西、福建两省的长宁县重名而复称南齐旧县名新丰县。

  今天的紫金县在1914年以前叫永安县,也是1569年设置的。明郭子章《郡县释名》广东卷载:“永安者犹长宁之义也”。

  明崇祯六年(1633年),陈万被金文光部诱往内莞横水一山墩赴宴,席间陈万被杀,余部四散。为巩固九连山地区的统治,巡按陕西监察御史钱守廉、两广制院熊文灿联合上书朝廷建置连平州,意即“九连山从此平定”。之所以设州并以和平、河源两县为属,而不是设县,可能和连平的地理位置有关,在东、南两个方向都有帮手照应以便统一管理,正如钱守廉所说:“卒有缓急,臂指可使,呼吸可通,如一身头目手足之相须”。

  注释:埒【liè,界限】,叢箐【cóng jīng,丛箐,茂密的竹林】,複嶂【fù zhàng,复嶂,重迭的山峰】,蹊【xī,小路】,奸宄【jiān guǐ,坏人(由内而起叫奸,由外而起叫宄)】,驵【zǎng,好马】,虔刘【杀戮】,膚【fū,同“肤”】,芟刈【shān yì,割,引申为杀戮】,鬰峝【yù dòng,郁峒】,若而【若干】,廼【nǎi,同“乃”】,靡遗【没有遗漏】,宥【yòu,宽容】,若曰【这样说】,坐困【围敌于一隅,陷敌于困境】,馘【guó,古代战争中割取敌人的左】,胆落【吓掉了胆】,踨【zōng,古同“蹤”、“踪”】,踬【绊倒】,授首【指投降或被杀】,鳃鳃【xǐ,恐惧貌】,曩【nǎng,以往】,谘诹【zī zōu,征询,商量】,亟【qì,屡次】,遄【chuán,快】,鸟道【比喻险峻的山路】,揆【kuí,揣测】,无若【不知道】,胥【xū,都】,相须【亦作“相需”,互相依存、配合】,遐陬【xiá zōu,边远一隅】,计无便此【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】,裒益【[póu yì,减少和增加】,磜【qì,古同“砌”,台阶】,刁斗【古代军中煮饭和打更用的铜锅】,干掫【gàn zōu,亦作“干陬”,本指夜间巡逻击捕,后亦泛指捍卫】,仰副【古时奏折用词。凡对皇上所陈,必用“仰”字。副是相符、相称之意】,骢【cōng,青白色的马】,藩臬【fān niè,指藩司和臬司,明清两代的布政使和按察使的并称】,摉【sōu,古同“搜”】,南仲【周宣王初年的军事统帅,受命到朔方(在周京城镐城北方,指今陕西省陕北、甘肃陇东、宁夏南部地区)筑城讨伐西戎】,安堵【安定地生活】,岭峤【五岭的别称,指越城、都庞、萌渚、骑田、大庾等五岭】,蒞【lì,同“莅”】。

  镇平【明崇祯六年(1633年),蕉岭县乡贤赖其肖上书明朝朝廷,请置镇平县。两广总督熊文灿采纳呈文,作《建城疏》,奏准析平远之石窟都和程乡之松源、龟浆二都,设置镇平县,先后隶属于潮州、嘉应州、梅州市。民国三年(1914年)因河南已先有“镇平县”,广东之镇平县易名为蕉岭县】,王业浩【王阳明之弟王守文的玄孙】,照牛排【连平上坪 谢添泉】。

参考资料新华字典,百度百科;

  《连平州志》,卢廷俊、何深、颜希圣,1730年;

  《中国历史地图集·清时期》,中科院 谭其骧,1987年。

照牛排微信公众号:iZhaoNiuPai

往期回顾(戳下方标题):
  州志-你不知道的雍正《连平州志》揭秘连平起源之迷秀才、举人、贡士、进士的区别
    牟爷是如何在连平白手起家的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一:星野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一:舆图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一:八景图连平新八景建置1建置2建置3建置4建置5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二:连平疆域、山川连平风俗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三:连平城池连平公署CCTV央视《中国影像方志》连平篇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四:连平学宫先贤先儒祭礼祭品冒籍乡饮酒礼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五:祀典-祭先农坛祭关帝庙贡赋1贡赋2贡赋3贡赋4贡赋5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六:兵防1兵防2津梁秩官选举貤封和乡饮宾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七:人物,宦迹.武绩.人瑞.德量.义略孝行.方正.耆硕.善行.耆寿列女.贤母.寿母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八:物产古迹·寺观.坟墓祥异.饥荒.旱涝.兵事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1,内管岩石壁记/征浰头祭文/蒙泉记艺文2,鼎建州治碑记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3,修岩坡路碑记/重修三多桥记/捐修葫芦峒山路序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4,文山二女墓记/宋故丞相文信公二女墓铭/祭文烈女双正墓文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5,重修州城记/连平州明伦堂记/重建城隍庙记/祝圣寺记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6,牟公祠堂记/重修牟公祠序/牟公祠聚元会序
    《连平州志》卷之九:艺文7,连平形胜记/圣迹岩记
  族谱-《连平上坪谢氏族谱》错漏存疑上正谢氏十世祖继诚(惺宇)公考略寻“天敕命”牌匾启事
    复渊公迁居上坪的时间连平上坪谢氏四世祖【俊玮公】派之贤达人物
  考古-明德不忘先恩辉公飞半垌:2021年清明回上坪谒祖小记


本文出自【照牛排考古】博客,文章不定期更新,转载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zhaoniupai.com/kaogu/archives/52.html